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本港台开奖现场视频直播间百度 > “神仙”李一_事件库_观点中国

“神仙”李一_事件库_观点中国

时间:2022-06-03 15:10 来源:未知   点击:

  来自重庆缙云山绍龙观的道长李一最近成了网络上的风云人物。他有弟子3万,其中包括马云、王菲、李亚鹏、梁冬等企业家和明星大腕。他大讲道家养生乃至国学,据称熟习龟息,能在水下憋气2小时22分钟。张纪中妻子出书《世上是不是有神仙》,还介绍李一神通广大,可徒手接通220伏电为人查病,治愈癌症。

  来自重庆缙云山绍龙观的道长李一最近成了网络上的风云人物。他有弟子3万,其中包括马云、王菲、李亚鹏、梁冬等企业家和明星大腕。他大讲道家养生乃至国学,据称熟习龟息,能在水下憋气2小时22分钟。张纪中妻子出书《世上是不是有神仙》,还介绍李一神通广大,可徒手接通220伏电为人查病,治愈癌症。

  真正的宗教跟你谈伦理道德、谈最简单的做人道理,而现在流行的巫术则开口闭口就是“能量”、“气”、神功、秘笈。

  李一如果有问题,那么他的问题是什么?违法、违规,还是太过招摇,抑或不合一般社会心理,区分是有必要的。为已经被证实为不实之词的、造成了杀伤效果的“不妥报道”,道不道歉呢?这是曾参与此一事件并造成这种影响的媒体所面对的问题。

  “李一事件”激起了一场关于精神与心灵的讨论。只要人类的心灵还没有被理性以及常识所填充,只要对一些价值及科学仍缺乏真正的信仰,那么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个李一,李一们就总能乘虚而入。

  一个神医倒下,一种神话破产,类似的社会事件一次次重演重现,这的确意味着迷恋“神医”的土壤可能依然仍在,但它究竟是什么?我认为,这很可能是一种急功近利的医疗观念在作怪。

  公众真正关心的,都和他是否是道士、是否拥有道教职务全无干系,李一对这些质疑、指控不作正面回应,却摆出一副要静下心来反思的架势,辞去了一大堆和质疑、指控或关系不大、或全无关系的教职,着实让人怀疑,这样的反思究竟是痛定思痛,还是隔靴搔痒。

  与普通人不一样,能够被称为名流的群体之所以受关注,是因为他们跟各种权力联系在一起,政治权力、经济权力、文化权力,他们的交往又实则难以简单地以个人隐私待之,也就是说,社会名流的行为本身是有社会责任在里面的。

  这位一辈子在书斋读书的学者,跟现在的社会有些距离,对世道人心不太能看得穿,对一些人缺少防范之心。我甚至有些担心,汤先生一辈子搞国学,是否会缺乏科学常识,不识庐山真面目,误将“神学”当“道学”?

  在某种程度上,养生已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信仰。特别是在就医环境恶劣的今天,面对一方面渴望能通过养生不生病、治好病,一方面又缺乏科学素养、医学知识的公众,“养生大师”很容易一直风光下去,偶有闪失遭遇曝光也不用太担心被司法部门追究责任,换一个马甲就可以卷土重来。

  在我们的文化因子上,确实存在科学精神的缺失,而科学精神的缺失,也就意味着阻止张悟本、李一之流忽悠大众的土壤的缺失。于是,当“大师”用那些只需常识即可识破的低级伎俩来表演时,不少人便应声拜倒了。

  如果没有那么多的熟脸名流出面吹捧,如果没有不负责任的出版机构白纸黑字,如果没有那几家在人们心目中本来很有公信力的媒体不着边际的鼓噪,如果当地的政府部门能够见微知著依法有所作为,我相信老百姓也是没那么容易上当的。

  从“神医”胡万林、“养生高手”张悟本再到“神仙道长”李一,媒体一次次演绎着中国式造神闹剧:从热捧到棒打,从造神到剿神,众“神仙”大红必黑,大热必死。

  至少目前传统文化自身有大病,病在依然以为自己是天朝,是世界的中心,是最优秀的文化,不愿意和五四时期提出“赛先生“(Science,科学)结合,而病人们更不信赛先生,只和五千年前的祖先一样,习惯信“神”。 那么未来传统文化会怎样呢?一个真实案例足以说明问题。

  古往今来,那些并不高明的装神弄鬼的骗子养成之道几乎没有太多变化,就如同层出不穷的用“高官后人”等名义骗取钱财的骗子一样,他们的技巧也几乎如出一辙,然而,依然有媒体不停地给他们溜须拍马,依然有无数人前仆后继的上当。打倒一个李一很容易,但填了这个自愿上当的坑很难。

  “博士”林光常、“神医”张悟本、“仙长”李一,前车之鉴犹在,但“忽悠”仍然上演。其实认真分析起来,伪养生家的手段相当类似,如出一辙,归纳起来都难逃韩非子“登龙术”中的“法”、“术”、“势”三条。

  在我们这个对平凡充满敌视的时代里,人们是渴望奇迹出现的。人们渴望看到或听到自己心向往之而永远无法达到的一种境界、一种人生。这种心理状况,投射到艺术形式上,就成了造梦的电影。投射到舞台和文艺领域,就成了魔术和杂技。而投射到社会生活领域,就是让我们惊叹的神迹。

  在中国人的传统中,缺少一种把人当作“人”的理性思维。在漫长的帝王社会里,要么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将相,要么是一文不值的屁民。长期的“个体”缺位,滋生出一种扭曲的价值观。这就是,有些人既不把自己当作一个具有独立性的人,也不把其他人当作一个具有独立性的人。

  不少媒体对于李一道长的报道,极尽没有事实依据的“难堪”。传播在冷兵器、热兵器时代,都是“一言可以兴邦”,反之可以摧毁的语言呢!他们只看到了李一,而看不到李一背靠的是中国的道文化。李一不能够代表道文化,但是诋毁李一,受损的也是好不容易巍然而显现的中国道家文化。

  在有关心灵这样的人生大问题上,其实很多中国人像原始人一般幼稚、蒙昧,他们既缺乏理性,又缺乏真正的信仰,既误解西方的智慧,又曲解东方的修行。他们长期不关心不了解自己心灵的奥秘,但他们的心灵却和所有人的心灵一样,潜藏着对引领和皈依的渴望。

  李一,曾被宣传成养生专家、学问大师,号称有3万名弟子,现在却被曝光其履历和“神通”多有虚假,且还是多年不执行法院赔付判决的被执行人。追寻张悟本、李一等的“奋斗史”与“发迹史”,我们会发现他们“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有一个利益集团在协同作战。

  造神运动还将在今后无数次上演。道教里出个李一,养生界有个张悟本,企业界有唐骏,难保其他行业没有。我们所要思考的是,如果神话是我们自己捧出来的,那么当最终又否定了这个神话,我们否定的其实是我们自己。先有造神需求,后有伪造的“大神”。

  虚无缥缈不可捉摸的神话之所以存在,就在于它能够满足人们的某些需要。“养生大师”迷倒众生,“养生秘诀”风靡一时,说明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公众对健康的需求日益强烈,健康服务具备了走向市场化、产业化的条件;也说明养生保健行业鱼龙混杂,而且科学规范、质量可靠的养...

  和信仰自由受到法律保护,信不信是个人的事情,很难强行扭转人的观念,也不能轻易说信众愚蠢。而李一“神话”作为社会现象,它根植于公开透明不足,权力运行不正常、不规范的社会土壤。

  目前看,李一的问题不止于行政违法,可能涉嫌诈骗罪、强奸罪、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等,已经符合《刑事诉讼法》第86条所规定的刑事立案条件,重庆警方应该一查到底。这些问题,以及举报人所称的李一与多名女弟子有染、克扣员工工资等,重庆市民宗委有义务一一查实。

  在这里,成功永远最有说服力。我们习惯了把财富用作成功的同义词,又把成功用作诚实的同义词。

  说实话我对李一道长拥有那么强大的超能力是有所质疑的,如果他现在就拥有这样强大的能量,加以时日完全可以白日飞升的,可是到时候会飞到哪里去呢?

  庙里的和庙外的究竟谁度谁呢?守着功德箱的老汉,还有那些一边敲着木鱼,一边吃着供果的和尚,他们有资格指责世人六根不净吗?

  我们如今称现代医学为“西医”,这个说法很错误,科学无国界,分什么东西方?其实在现代医学之前,在西方也存在着“传统医学”,那才是可与“中医”媲美的真正意义上的“西医”。

  古代的神仙,在官方档案一个个教案中记录的,无非挣了几百亩良田,几间大瓦房,某些好色的,还弄了几房妻妾。而现在的神仙,山下排队送钱的,不知凡几,挤破头。挣钱比做房地产,还要容易。

图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