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本港台开奖现场视频直播间百度 > 女儿得重病父亲维权被诬陷坐牢5年改判无罪2018年索赔4000万

女儿得重病父亲维权被诬陷坐牢5年改判无罪2018年索赔4000万

时间:2022-09-01 01:47 来源:未知   点击:

  2008年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年有悲有喜,“五·一二”汶川地震、南方数省暴雪见证了多难兴邦,夏季奥运会、两岸“三通”则在叙述一个伟大民族的复兴前夜。天灾来了我们将它“击倒”,挑战来了我们抓住机遇。可这一年,有一件“人祸”萦绕在中国人心头十四年了,还未散去。

  有一个北京汉子叫郭利,他的孩子不幸就喝了含有“三聚氰胺”的“毒奶粉”,成了人们口中的“大头宝宝”。他为自己孩子奔走呼号却不料反被奶粉公司诬陷敲诈,他用了整整7年8个月零15天时间来证明自己无罪。

  广东省最高人民法院在2017年,改判他“无罪”,可他出狱第一件事,还是找“毒奶粉”公司索赔,他说:“希望在舆论上给中国企业一种震慑,要做有责任、有良心的企业,而不是去赚伤天害理的钱”。这个北京汉子或许会把自己的信念贯彻一生。

  本篇文章,我们就来聊聊中国人心中抹不去的痛——三聚氰胺,与它引发的“郭利案”。

  2003年开始,安徽阜阳许多婴儿患上了一种怪病,这些孩子的症状非常类似。一开始会经常性突然哭闹,随后部分婴儿还会出现尿血症状。时间一长,有些孩子变得头大如斗、四肢短小。

  “大头娃娃”多出现在相对落后的农村地区,老人带孩子的居多,因此刚开始这件事并没有引起特别的重视。可时间一长,就有爸爸妈妈将孩子送到合肥或是南京的大医院就诊,他们赫然发现,这种怪病的根源竟然就是每个婴儿,每日必不可少的食物——奶粉!

  随着媒体的介入,“2004年的阜阳假奶粉案”被曝光,在社会上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当时,许多不明是非的人认为,这不是制假贩假的企业的原因,而应该怪家长。他们说买到“假奶粉”的家长贪图小便宜,买那些价格低廉的劣质奶粉,自然容易被骗。

  可任谁也想不到,这只是个开始,就在四年后,轰动全国的“三鹿奶粉案”让所有的国产商品蒙上了一层“阴影”。而行业龙头“三鹿”的行为,也让全国的奶制品行业声誉一落千丈,让无数个家庭在痛苦中度过。

  “阜阳假奶粉案”四年后的2008年5月,一位网友曝出他在浙江购买的奶粉有质量问题,导致孩子小便异常。一石激起千层浪,浙江、江苏、甘肃、安徽等地均出现因奶粉质量问题,而身体出现异常的婴幼儿。

  这次没有再以空泛的“假奶粉”为由糊弄过去,事实真相被彻底揭露。有几位英雄不得不提,其中一个就是解放军第一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张伟,他在连续接诊数名来自甘肃、同样症状的婴儿之后,觉得事有蹊跷。

  在咨询了全国相关领域数十位专家之后,他敏锐地意识到了其中的问题,他自行组织医务人员对“三鹿奶粉”进行化验调查。当人人低下头,甘愿沉默不语的时候,他站了出来,寻求愿意发声的媒体。

  在他的专业指导下,某报社记者在2008年9月9日发出正式报道,揭露奶粉或是导致孩子生病的直接原因,其中不点名地点明了凶手正是“三鹿奶粉”。

  两天后,某早报记者发文《甘肃14个婴儿患肾病,疑因喝“三鹿”奶粉所致》,将矛头直指“三鹿”这个中国最大的奶制品公司。至此,“三鹿事件”在全国范围内掀起极大争论。

  随后国家介入,开始彻查此事,最终查明真相。导致这些孩子离奇发病的原因,正是婴幼儿每日喝的奶粉中,被添加了化工原料“三聚氰胺”。

  三聚氰胺本是一种用途极为广泛的化工原料,可用在家装、化工合成等诸多领域,是现代人类了不起的发明之一,它本身“无罪”,但某些利欲熏心者竟然利用规则漏洞,把它当作了“赚钱”的摇钱树。

  当时国家检测奶粉质量的一项标准是蛋白质含量,而添加了三聚氰胺的奶粉,在那时的“凯氏定氮法”检测技术下,会呈现出“高蛋白质”含量的假象。也因此,许多黑心厂商会往鲜奶中掺杂成本低廉的三聚氰胺。

  长期饮用这种奶粉的孩子会表现出许多肾脏方面的问题,例如便血、呕吐、肾结石、肾积水等问题,严重的就会成为人们口中的“大头娃娃”。

  “三聚氰胺”事件对中国的奶制品打击有多大?甚至对整个中国的商品出口打击有多大?我们本篇不谈,我们要说的是宏观下的每个活生生的人。

  时代的一粒灰,落到每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每个恢弘壮阔时代的背景,是一个个竭尽所能又常常无能为力的人。郭利也不例外。

  郭利的前半生异常顺利,他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我们能猜想到,那时的北京户口等于从优秀的小学到高中,等于更容易进入中国排名前列的“象牙塔”,等于一双“隐形的翅膀”。当然了,他自己也非常努力,名校毕业后就考入国企。几年后辞职,成为业界有名的同声翻译,年薪百万。

  事业顺利的郭利与妻子在2006年3月有了一个爱情结晶,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到了孩子六个月左右,郭利开始为孩子购买奶粉。以他的收入,奶粉钱不算什么花销,国产的、进口的,都能喝得起。

  或许是因为“老北京”人爱国的念想,又或许已经做过多番对比,最终他开始长期在北京新街口店的某大卖场购买“施恩婴幼儿奶粉”。

  当时“某奶粉公司”旗下的“施恩婴幼儿奶粉”是名副其实的国产高端奶粉。令郭利做梦也想不到的是,小小的奶粉竟然会将一家人都拖入不幸的深渊。

  郭利的孩子,从2006年9月开始食用施恩婴幼儿奶粉,直到2008年9月,整整两年。前文也介绍过,早从2003年起,就有许多孩子因“毒奶粉”患病。三聚氰胺作为奶粉添加物这个事实,其实是用了一个漫长的过程才发现的。

  国家介入后,在2008年9月16日,国家质检总局正式公布了奶粉的检查结果:22家企业68批次的奶粉中含三聚氰胺,其中有施恩奶粉的4批次。(当时全中国大型奶企里,唯一没有三聚氰胺添加的是东北奶企)

  本身,郭利购买的奶粉并不在国家检查的4批次里。但郭利看完新闻后就恍然大悟,自己女儿有明显的异于普通孩子的表现:烦躁、厌食、尿量少。原本郭利和妻子还百思不得其解,甚至认为自己女儿是不是有什么心理上的疾病。

  他立刻带着女儿到北京最好的几家医院检查,医生的诊断让他感到“天塌了”,女儿的肾脏果真出现了问题。“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B超单上,清清楚楚的汉字,让这个坚强的北方汉子不禁落泪。

  这对一个才来到这个世界上两、三年的孩子未免太过残忍。谁家的孩子不是父母的心肝宝贝?哪个孩子不是民族的希望和未来?可是她终生都会生活在这种不可逆的严重疾病的阴影之下。

  郭利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有人为了多挣一点点昧着良心的钱,就敢在婴幼儿的奶粉里加“毒”?都说孩子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为什么他们敢为了挣钱,就用黑手扼住祖国的花朵?

  “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后,受“三聚氰胺奶粉”毒害的婴幼儿,粗略统计约有29.4万名。22家中国大型奶企共同出资9亿作为现金赔付,标准为:死亡者20万元,重症者3万元,普通者2000元。

  事实上,绝大多数家庭的标准都是2000元赔偿,这相比孩子一生所失去的,可谓不值一提。有许多家长不接受这样的赔付方案,组成了自己的聊天群,共同与企业交涉。

  郭利也不同意这样的赔偿方案,他买奶粉的钱都不止2000元,更何况,他不想要钱,他想要说法,想让那些视财如命的人知道痛楚。但郭利并未加入家长聊天群,他习惯了“单打独斗”。

  “他可以为了一个坏掉的水果和贩子争论一个小时,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对错”。

  郭利找到施恩奶粉相关负责人,对方只顾满口搪塞,遮遮掩掩。以“只有电视上检测的那批有添加(三聚氰胺)”为由,打发郭利。郭利气不过,他冷静思考过后,审视着自己手上的证据。

  他完整地保留了购买施恩奶粉的小票和购物袋,还有家里没有吃完的奶粉,这些都是他的证据。

  郭利拿着家里没吃完的施恩奶粉,到处找人检测,可有的机构压根不敢接这个烫手山芋。最后他终于发现,国家食品质量安全监督检验中心可以检验,他自费三万多元检测了手上数罐奶粉,几乎“三聚氰胺”含量全部超标。

  其中,2008年3月17日生产的几罐奶粉中,三聚氰胺含量是国标的一百多倍!

  昭昭天日,朗朗乾坤,这算得上是铁证如山,郭利拿着证据找到施恩奶粉企业总部,要求至少赔偿50万元,可这时候,施恩却好笑地提出了“假一赔十”的方案,两方不欢而散。同时,施恩通过种种手段向郭利及其亲朋好友施压。

  妻子与朋友们都劝他算了,可郭利却“锱铢必较”地认为,维权是每个中国公民的权利,毒奶粉对孩子的伤害绝不应该用2000元打发的!

  郭利冷静睿智地继续寻找线日,找到了新证据的郭利,手持“国家食品质量安全监督检验中心”出具的“检验报告单”,到北京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报案。当他把施恩奶粉超标报告交给检疫局的同时,还公布了他的“新证据”。

  原来在当时,这家奶粉公司公开宣传自己是美国公司,百分百“进口奶源”。而郭利由于是同声传译,在美国有不少人脉,他拜托朋友到美国去寻找这个施恩奶粉公司总部,才发现,所谓“洋品牌施恩”是个笑话。

  美国施恩奶粉公司只是个空壳公司,没有任何车间、员工、生产设备,就连其在美国的注册地址都只是一个医药公司的空闲车库。

  凭借这两条证据,施恩公司终于打算“服软”了,他们本打算以40万元的价格与郭利达成和解。让这个少有的、难缠的“维权者”乖乖闭上嘴巴。

  2009年6月25日,北京电视台播出以郭利为原型的纪录片:《一个男人,如何使“施恩”奶粉低头》。6月29日,施恩公司控股股东,广东某奶粉公司派出员工联系郭利。请大家记住,这家公司总部位于潮州市潮安区,这条信息非常重要。

  在这次短暂的接触过后,郭利提出了赔偿300万元的请求,理由也很简单,郭利打算为女儿购买300万元的器官重疾保险,哪怕将来自己不在了,好歹孩子有个照应。

  可谁知,就在谈判的第二天,6月30日。奶粉公司就以郭利敲诈勒索的名义,向警方报警。奶粉公司在报警后,仍然以协商为名,先后同郭利谈判了22天。

  7月22日,奶粉公司向郭利表示“答应赔偿”,在杭州当面交付赔偿金。信以为真的郭利赶赴约定地点后,竟然被提前守候的警方跨省拷走,罪名是涉嫌“敲诈勒索”。

  2010年1月8日,广东潮安法院一审判决郭利因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郭利不服判决,再次上诉,仍被市法院判处二审维持原判。在此期间,郭利的家人、朋友,乃至于社会人士纷纷发出质疑。

  更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同年7月14日,广东省最高人民法院发现此案审理程序一不合法、二不合规,下令发回二审法院重审,谁知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审理依然维持原判,至此,案件再无悬念。

  2014年,郭利刑满释放。他出狱后继续向法院申诉,他向媒体表示:绝不认罪!

  2015年3月,广东高院对此案作出再审决定。2017年4月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特意指示广东省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郭利案。

  清远市中院就郭利敲诈勒索一案进行公开宣判,再审改判郭利无罪,郭利当场流泪。

  由于郭利曾经服刑,因此,他连探视的权利都没有。有一次,他曾经想要进妻子小区探望女儿,结果被小区保安拦住,并报了警。事实上,郭利的女儿并不认识这个爸爸,在她年幼的脑海中,早就没有了“父亲”这个概念。

  郭利失去了原本前途无限的工作,也失去了挚爱的妻子和女儿。他在监狱里做过一幅画,画中是一个落寞的父亲牵着年幼的女儿的手,可惜的是,这个愿望郭利可能再也完不成了。

  郭利在2006年就年入百万,算是一个标标准准的成功人士,可这样一个“成功者”,在最好的年华锒铛入狱,成为一个囚犯,出狱之后,靠父母的养老金支撑生活。这不可谓不是一个人间惨剧。

  可以说,“三聚氰胺”事件中那些利欲熏心者是元凶,可随意解释司法的人呢?现在的郭利已经成功申请到了63万国家赔偿,可借用罗翔老师一句话:“你赔多少钱,能让正义得到实现?”

  华西都市报:《结石宝宝父亲郭利:再次提出4000万美元索赔》北京青年报:《“结石宝宝”父亲敲诈勒索案改判无罪》新京报:《曾经为女儿维权入狱的“结石宝宝父亲”,如今还在等一个结果》

图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