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马会2020开奖果历史记录 > 杨之华与沈剑龙:只因瞿秋白充当了第三者小夫妻到底谁负了谁?

杨之华与沈剑龙:只因瞿秋白充当了第三者小夫妻到底谁负了谁?

时间:2022-07-21 18:29 来源:未知   点击:

  老覃前天写了《沈定一:建党元老,恨瞿秋白娶自己的儿媳,最终走上自我毁灭之路》一文,文中讲了建党元老之一沈定一因为瞿秋白娶了他的儿媳杨之华,心存不满,大发牢骚,大骂说谁谁谁拐走他的儿媳,又说员太滥了,他不想干了,最终走上了一条、叛党的毁灭之路。

  话说,瞿秋白和杨之华恋爱成功之后,又发生了张太雷与施存统的夫人王一知恋爱成功之事,张太雷的观点是:“恋爱只要不影响政治,就是私人的事情,私人的事情私人解决就好。”

  老覃在《沈定一:建党元老,恨瞿秋白娶自己的儿媳,最终走上自我毁灭之路》一文中也说了,沈剑龙是支持妻子改嫁瞿秋白的。他和妻子、妻子后来的丈夫瞿秋白,连续在1924年11月27、28、29日的上海《民国日报》上刊登了三篇启事,分别是:沈剑龙与杨之华“正式脱离恋爱”的声明、瞿秋白与杨之华“正式结合恋爱”的声明、瞿秋白和沈剑龙“正式结为好友”的声明。

  对于沈剑龙此举,沈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痛骂儿子“糊涂”、“混账”、“呆头傻脑被人骗”。

  做父亲的是如此斥骂儿子,后来的很多人就不客气了。他们为了彰显出瞿秋白与杨之华结婚的合理性和正义性,纷纷在不同程度上贬低和抹黑沈剑龙的人品。

  通常的说法是这样:沈剑龙吊儿郎当,不学无术,是个无行浪荡子,他和杨之华的结合,是父母包办的娃娃亲,是一桩错误的婚姻。他配不上杨之华。杨之华风华绝代,才貌俱佳,他娶了杨之华,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是癞蛤蟆吃到了天鹅肉。杨之华在婚后到了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学习,爱上了老师瞿秋白。瞿秋白为了人生不留遗憾,亲自出面做沈剑龙的思想工作。沈剑龙被瞿、杨二人之间的伟大爱情而感动,主动让贤,不但和和气气地和杨之华离婚,还高高兴兴地和瞿秋白交朋友,成为了瞿秋白的“小迷弟”。

  毫无疑问,这说法是运用了古典戏曲小说中最传统的“才子佳人大团圆”的经典套路,很容易被一般人所接受,所以深入人心。

  后来不断有人在这件事中加入自己的理解,编造更多佐料,使整个事件更加丰富多彩。

  杨之英是杨之华的妹妹,比杨之华小11岁,她写有《纪念我的姐姐杨之华》一文。

  文中就沿袭前人之说,说姐姐杨之华与沈剑龙的婚事是“沈老先生与我父亲在姐姐幼年时就定下的”。

  然而,杨之华却在《忆秋白》中直言,自己与沈剑龙结合,不是奉什么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而是自由恋爱的结果。

  在五四运动前后,她就冲破了封建藩篱,到杭州浙江女子师范学校求学,特立独行,剪短发,下水游泳,上街骑自行车,大胆、前卫。

  1920年,她听说上海《星期评论》社要组织一批青年到苏联去学习,就兴冲冲地前往上海报名,但没去成,留在了《星期评论》社工作。

  《星期评论》是孙中山指派创办的,老覃在《沈定一:建党元老,恨瞿秋白娶自己的儿媳,最终走上自我毁灭之路》一文中提到,沈定一与陈独秀、戴季陶、陈望道、李汉俊、施存统、俞秀松等人都是《星期评论》编辑和撰稿人。

  据俞秀松日记记载,1920年6月6日,《星期评论》被迫停刊之后,沈剑龙来到上海,与杨之华等人经常见面。

  俞秀松日记中还记载,6月19日傍晚,沈剑龙“邀我同他们——还有(杨)之华——同去骑脚踏车去”。

  他们在这年年底——农历十二月十八(1921年1月26日)举办了婚礼;十个月后,即在11月5日,生下了女儿沈晓光。

  杨之英解释说,姐姐结婚后,在去上海青年会读书期间,姐夫“住在乡下,生活作风出轨了”,“最后到了不得不分手的地步”。

  瞿独伊则翟秋白同志英勇就义五十周年纪念日,即1985年6月18日写有《我的好爸爸瞿秋白》一文,文中对自己改名的原因也做出了解释,和小姨杨之英的说法大同小异。

  她说:“我原名叫‘晓光’,因为生父对妈妈不好,妈妈决定只跟他生一个孩子,改叫我独伊。”

  她说,自己的生父是到了上海之后变坏的,“经不起十里洋场、灯红酒绿生活的引诱,堕落了”。

  不管是在乡下“生活作风出轨了”,还是到上海十里洋场“堕落”,总之,是沈剑龙不对在先。

  那就是:杨之华是在1924年春到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就读的。而瞿秋白在1923年8月结识了文艺女青年王剑虹,恰恰是在1924年春结婚的。1924年7月,王剑虹不幸患病离世;1924年11月,杨之华就和瞿秋白结婚了。

  还必须要注意,1924年7月,王剑虹离世时,瞿秋白正在广州开会——瞿秋白在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从此奔波上海与广州之间。在7月份,根据孙中山建议,中央设立政治委员会,瞿秋白又递补为政治委员会的委员,到广州开会去了,到了9月底才返回上海。

  瞿独伊却在《我的好爸爸瞿秋白》里写:父亲(指瞿秋白)在学校放暑假的时候,来到萧山找母亲。由于母亲的哥哥和沈剑龙是同学,也把沈剑龙也请到家里来,让他们当面锣、对面鼓地把问题讲清楚。

  我们来捋一下这个时间线月底回来,然后又在暑假(?)找沈剑龙谈判,是不是感觉有些怪怪的?

  她在《纪念我的姐姐杨之华》中说:姐姐同瞿秋白一起到萧山家中来的时候是1924年11月。他们到家后,让人把沈剑龙请来,谈了差不多一整夜,最后达成了协议。邵力子主办的 《民国日报》就根据他们的协议登出了两条启事,一条是姐姐与沈剑龙的离婚启事,一条是姐姐与秋白的结婚启事。11月7日,十月革命纪念日那天,姐姐和秋白正式结婚。

  而且,这三则启事的刊登时间分别是1924年11月27、28、29日,但按照杨之英的说法,杨之华与瞿秋白已经在11月7日,也就是在登报前的二十多天就结婚了。

  可能,因为杨之英、瞿独伊是杨之华的亲属,她们从维护亲者和尊者的立场出发,对有些问题,要么是直接无视,要么是闪烁其辞,要么是颠三倒四。

  比如说,她们要表现出对瞿、杨婚姻的支持和赞同,就免不了厚此薄彼,不自觉地贬低和损害了另一个当事人沈剑龙的形象。

  他在文中写:“之华有一次对我说,剑龙为人高贵,优雅,她自惭庸俗,配不上他。”

  单看沈剑龙成全瞿秋白和杨之华这件事来看,他的确显得“高贵,优雅”,是真名士作派。

  另外,沈剑龙是否花天酒地,“生活作风出轨”,到上海十里洋场“堕落”,我们从他离婚后的表现便可以看出端倪——沈剑龙离婚之后没有再娶,大隐于乡下,与世无争,醉心于诗画鱼虫,晚年垂钓时,不慎落水而亡。

  瞿独伊的侄子沈红卫,是沈剑龙的弟弟沈剑云之孙,现在还保存有很多沈剑龙当年创作的书画作品,极见功底。

  而且,按杨之华自己的说法——她和沈剑龙结合,是自由恋爱的结果,如果沈剑龙真是是无术之徒的酒囊饭袋,她又怎么会与他牵手走上结婚殿堂?

  最后补充一下,沈晓光被改名为“独伊”,并非杨之华恨沈剑龙,而是瞿秋白深爱杨之华,为了表达对继女的“专宠”,改为“瞿独伊”,表示两人不再生育。

  覃仕勇,作协会员,著有《历史里的隋唐英雄们》、《奏折上的晚明》、《隐忍与抗争》、《明灭》等多部历史著作。

图文阅读